「大流士祈求阿胡拉和諸神保佑,使這個國家、這片土地不受仇恨、敵人、謊言和乾旱之害。」  -- 謊言這兩個字的出現,感覺好震撼。謊言,多麼輕描淡寫的摧殘。

「討厭鬼來了。」18:40分,才走進電腦教室,就聽到這句。

我有預期會在教室裡看到夜光班的孩子們,雖然我並沒有期待看到我的孩子以「老師」或「老師好」來跟我打招呼,但,聽到「討厭鬼」三個字,內心確實有些錯愕。那孩子距離我很近,話卻說得很大聲,我保持臉上的微笑「討厭鬼說得這麼大聲,有這麼討厭啊!」。之後,我忙著課前準備,沒再繼續與那孩子對話。

兩個小時的課,我沒有想起這句話,並不是忘記或不介意,相反的;我很在意。

下課後到身體進入睡眠狀態的時間裡,只有手邊一沒事,我就不由自主地思考;與那孩子之間有過「特殊」的對話嗎?有處罰過她嗎(如果部分作業擦掉重寫算是處罰)?或者她不習慣我的方式?自己小時候會這樣跟長輩說話嗎?她在夜光班中算是安靜的孩子,不常主動說話,孩子們玩在一起時;也沒有明顯的肢體動作,還是;我忽略了什麼……

 討厭鬼」這一句話到今天還是困擾著我,回頭看看日前寫的夜光班相關文章,看到「態度」那一段時,我笑了。傻傻的村姑,孩子一句話就差點把自己撂倒了,態度,本來就是問題。

說討厭我也沒有關係,我還是會本著老太婆的精神,帶著真誠的心去面對孩子們,滴水能穿石,相信總有一天,會看到孩子們態度的轉變,那怕只是些微的。

(綁上白色「勝」頭帶,遙望天際,內心大喊「村姑,加油!」)

 

創作者介紹

葡萄界的時尚村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msemily5129
  • 其實孩子說話都是模仿來的
    他並不是真的討厭妳
    就像我妹的兒子會說
    "我妹她恨我"
    而這個恨字也是他從電視劇上學來的
    但他卻不知這樣的字眼其實在大人看來是很強烈的
  • 老媽子這麼一說, 我倒是寬心不少
    我慢慢思考, 也漸漸體會
    "信任"應該是目前最重要的關係
    至於能不能讓她們喜歡...
    時間, 會告訴我們^^

    葡萄界的時尚村姑 於 2008/12/16 23:42 回覆

  • 莫莫
  • 其實以我們成熟的大人來說
    是真的很少主動去討厭誰的
    有時候莫名其妙的情緒是一種反射
    就像我們會遇見一直大聲罵人的公車司機
    他討厭乘客嗎?不,他討厭自己的現狀
  • 今天下午去學校整理電腦遇到那位孩子
    她看到我, 開開心心跑到我身邊
    一邊跑一邊叫... 劉蓁老師; 劉蓁老師
    看到莫莫寫的, 我笑了^^

    有朋友真好!

    葡萄界的時尚村姑 於 2008/12/16 23:44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