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想,我們之中,誰也不知道碰在一起的時候,究竟能在各人的生命中擦出怎樣的火花,誰也從來沒想過,那一段攜手邁進的日子……


2008年立夏,大K又開始為青工龍舟競賽忙碌,也是我第二年跟著處理相關瑣事,有天,我為了同一件事情的第N次連絡一直沒有得到回應而感到不耐,便有些沉悶的問大K「真的很傷腦筋,一個月前就在問這件事情,問這個多次都沒回應,怎麼老是出這種狀況,明年;我是說;改選之後,也是你要忙這些事情嗎?」

大K沉吟一會兒「應該是吧!除非我不再加入。阿海如果不再連任,照之前說的,阿海之後德進去接。兄弟相挺,我還是會出去。」

「那你……不考慮接會長嗎?既然都是要做事情,何不讓自己『好做事』,起碼可以第一時間知道有什麼事要做,也不會『沒有立場』決定要怎麼做。這樣瞎忙,很沒效率!」在我說這話的時候,大K當了兩年總幹事,會長總說工作忙,副會長也總忙得找不到人,剩下總幹事瞎忙。

七月,大K真的接會長了,為了方便他使喚,為了能在大K忙的時後順利幫他處理事情,我接了總幹事的位置,剛交接的那段時間,我們常常在夜深人靜時,討論任期內卓蘭青工要走的方向,而我們卻也常常因為觀點不同有有所爭執。即使是從都市嫁來鄉下當村姑,卻始終保有死硬的臭脾氣以及養成習慣的「趨近完美主義」的工作責任態度;總而言知,很難搞,敷衍不得。

 經過那些爭執,我才深刻體會到城市與鄉村的差別。我指的是面對事情時優先考量。

在城市,任何事情效率第一,但在鄉村,情面、感覺、奇摩子這些是第一,但這應該跟青工是不支薪的志工也有關係。且他們大多沒有在具有一定規模制度的公司工作過,對於行政;組織架構不熟悉,當我在講效率、效益的時候,大K先想到的是……大家先喝一杯,事情明天或後天再討論也沒關係。看起來很衝突,對吧?一開始真的把我悶死了,後來我才發現,大K的做法也不全然不妥,要學習全然不熟悉的事情,理當給自己及他人合宜的緩衝空間,而我們竟也因為不斷的衝突再謀合,漸漸找到適合大家且有效進步的團隊合作方式。

「我們這裡沒有人像妳這樣作事要做到這麼細啦!」大K被我唸煩了,總是要這樣跟我說。

我的確是很煩人。我不能忍受當我將一切事情安排好了,該做事的人還在考量自己現在想不想做,或是他人現在想不想做。一通電話要我唸十遍才打,我就唸十遍,要唸二十遍才能執行,我就真的唸二十遍,這不是普通嚇人的煩,大K也不是省油的燈,你唸歸你唸,老子還是要等奇摩子好。

 

 

《待續》 

 

創作者介紹

葡萄界的時尚村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