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,就是黑色;后,就是皇后。黑色的皇后。黑后;歡笑;淚水。


  早上下樓,看見一籠還套袋著的葡萄被放置在明堂,滿滿地高出籠子,本以為只是暫時放著,等等就會移走,或是誰要了的,待會兒就會取走。


  再下樓,就看見公公拿了張矮凳子坐在那裡「拔葡萄」,才恍然大悟,是要釀酒了吧!


  人,就是這一點可愛又可笑,接觸到一件事情之後,很容易就犯了「知悉一些就以為瞭解」的錯誤,就好像「公公在拔葡萄準備釀酒」這句話本身沒有問題,但我是有眼「不識」黑后。


  「這葡萄很黑,但是有點小呢!」我走到公公身邊,蹲了下去,捧起葡萄。




  「這是黑后,釀酒的。」

  「黑后?」

  「對啊,這個釀酒,顏色才會漂亮,公賣局也都是買這個去釀,這個黑黑,紅酒釀才有顏色,一般的葡萄釀沒有顏色,要加這個,才會紅紅。」

  「所以這是專門用來釀酒的品種;是嗎?也賣給人吃嗎?」

  「對啊,就是釀酒,吃;不好。吃是可以吃,但是他小,又酸酸,都是釀酒。它這種就是這樣,小小的,可以長好大一串,早年公賣局都整批整批買進去釀酒,現在開放進口,就買比較少了。啊這是我們自己要釀的,就在田裡種兩顆。」

  「我們家也種這個啊?自己種黑后。」我拿起一串轉著看。

  「種不多啦!就是我們自己釀的有,就是一定要加這個,才有紅紅。你看我拔起來,你就可以看到那個紅紅,哪這個果柄不能進去釀,這個會澀,你如果喝到紅酒澀澀,很澀有沒有,他就是整支丟下去,就整個一起;整串整串下去,那就會澀,我們這樣一顆顆拔起來,才會好喝。」


  我一直覺的我們家釀的紅酒好喝,原來不僅僅是因為葡萄的品質,而是釀製的過程裡每一道手續都實實在在。當然,釀製紅酒時,除了要有黑后的色澤,還得要有多汁多肉的葡萄才會有「酒量」,日前有人問我--「會拿去釀酒的葡萄不是壞掉或淘汰的嗎?」,並不是這樣喔!紅酒,它是釀製後不經蒸餾直接飲用,必須是完好的葡萄,健康的葡萄,才能釀製出可以飲用的好酒。而紅酒本身是保健飲品,除了可以預防心血管疾病,其酒中的一種抗氧化萃取物讓實驗老鼠即使吃下高油脂食物,吃的胖胖的仍然活得健康又長壽,另外又有研究指出;每星期喝三杯以上紅酒的人最不容易有不正常的結腸生長,包括息肉。


  想著公公手中的黑后,想著紅酒,想起一些歡笑淚水的事,人生,真是奇妙極了!

  實實在在,似乎是公公婆婆的處世原則,認真且誠懇,謙和又帶些固執。大K說,如果我有興趣,可以將釀酒技術學起來,將來由我來釀他種的葡萄,如同過去婆婆以公公栽種的葡萄來釀造,世代的延續與傳承,就在這一點一滴中進行著;累積著。有空,來這小鎮喝杯紅酒吧!



創作者介紹

葡萄界的時尚村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