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妳計較什麼?查某囡仔是油麻菜籽命,落到那裡就長到那裡。沒嫁的查某囡仔,命好不算好。媽媽是公平對你們,像咱們這麼窮,還讓妳唸書,別人早就去當女工了。妳阿兄將來要傳李家的香煙,妳和他計較什麼?將來妳還不知姓什麼呢?』--油麻菜籽 廖輝英

 

  離開糖廠往外埔開去,走的是鄉間道路,一段路,就看見了第一片花田,鮮黃翠綠在陽光下亮閃閃的,大K說,那就是油麻菜花。「油麻菜籽……」我走到花田邊蹲了下去,輕輕推了推花莖「是油麻菜啊」,想起了油麻菜籽這首歌;想起了廖輝英筆下的阿惠。


  「為什麼;為什麼要種油麻菜籽?」我抬起頭問大K。


  「因為它是綠肥。是一種有機肥料。」大K踢踩田埂邊上突起的土堆,看向花田的較遠處。


  「它是肥料,要種什麼?」


  「妳看喔,那邊不是有水田?」大K指向旁邊又旁邊一畝灌了水的黑糊糊的農地,「那就是翻土翻好了的,準備插秧了。」


  「種稻子啊!」我走上田埂,緩慢地,來來回回。


 

  越是靠天吃飯的人,越懂得尊重大地。


  水田耕作會釋放溫室氣體--甲烷,輪作一期綠肥後再栽種水稻,可節約水資源以及維持土壤地力,並可大量降低甲烷釋放,減低對環境的衝擊。在休耕的農田裡施種油麻菜籽花,將其新鮮的植體,翻犛入土壤中作為肥料,用來改善土壤理化性質,以此減少化學肥料的使用。栽種綠肥,農田永續。


 

  油麻菜花田旁有另一大片繽紛花海,白的、桃紅的、橘的、紫的迎風搖曳,好像童話故事裡的小精靈;唱著舞著大地的讚頌。我起先不確定它的名字,總覺得眼熟,幾經查找,原來就是「大波斯菊」,是景觀綠肥。花、稻、水、土,我站在花田與花田之間,對大地莫名敬畏。


  回家的路上,大K還繞進泰安村滿足我「東奔西跑」的癮,一進入就看到一個讓我非下車不可的景象--泰安魅力商圈招牌。


 


  這一家曬衣服的人的拙樸,在招牌底下展現出原始魅力,這是任何熱鬧繽紛所不能撩起的撼動,我更加喜愛這樣的純真。


  車子開進卓蘭,大K看了看時間:「還早,帶你去景山。」


  我們走著聊著--路邊長了一株什麼;剛剛經過哪個人家如何;這一區種植哪些作物等等。一個瞬間,我看見了「高棉新娘」四個字,便急促地喊「停停停。倒回去。」。路邊的電線桿上貼了「高棉新娘」的廣告。

 

  還待在都市裡的時候,「外籍新娘」對我來說只是一的名詞,四個字。嫁給大K之後,「外籍新娘」卻是我生活裡的一小部份,她;她們是我的鄰居,農忙期在我家果園工作的工人,有時我看著她們,想像那藏在心中離鄉背景的惆悵,遇到個性好的,免不了多幾分憐惜。越南來的;印尼來的,還聽到海南島的,這是第一次知道有「高棉新娘」。暫不討論外籍新娘的相關議題,那是另一個油麻菜籽的故事。


  用個較幽默的角度去看,「鄉下地方的地球村,是這樣開始的。」








 

創作者介紹

葡萄界的時尚村姑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